嗨,亲爱的泰勒斯小姐。



阿尔弗雷德笑起来的时候很温柔,从他的眼里可以看到星辰大海。






***

和阿尔弗雷德交往有一年多了,至今为止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数来数去也只有那几件:女人,派对,做爱。

我接受阿尔弗雷德与女人的暧昧关系,阿尔弗雷德同样也接受我去找那些漂亮的女人搭话。关系不算混乱,因为我基本不碰女人,老实说对她们兴趣还是无法从内心深处提起。而阿尔弗雷德那张脸可能一开始就注定他无论是全校最美的女生还是像我这种同志都能挑逗起来的特质。

小时候我是完完全全把他当弟弟的,这个小屁孩之前在我眼里纯洁得如上帝派来的天使,自然作为哥哥与长辈的保护感让我对他格外偏心,惹得斯科特每逢见我远远都能看见他沼泽绿眼睛里的嘲讽:该死的恋童情怀。

好吧。话题可能扯远了。回归正题。阿尔弗雷德曾经对我一度的亲近在他交第一个女朋友的时候变得可有可无。我们之间仿佛相隔着一层透明薄膜。那个女人实在过于轻浮还有些成熟了,我看不惯这样的女人。因为她不会单单只找一个。找人索取方面可能有点像我,但是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女人给我亲爱的弟弟的初恋带来什么心理阴影。

好几次他们在房间卿卿我我都被我故意推门打断,阿尔弗雷德那张尴尬的脸真是百看不厌,直到后来带有一丝嫌弃,不过我不在乎。作为哥哥应该要对弟弟的情感方面进行正确的引导。我曾经对阿尔弗雷德动过真情,在他真正成长成男人的那一段时间。不过他既然已经出柜,喜欢女人就随他去吧,我还是他的哥哥,我们之间不可能有什么的。

就算他在我面前当场与女人接吻发出刺耳的声音,派对上拥着她的腰跳舞,然后深情地把身子低下鼻尖顶着鼻尖,我也不在乎,因为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的。直到他用一种隐忍磁性的声音在我耳边一字一字咬清对我说——

“我其实不喜欢那个女人,我喜欢的是你。”

我开始尝试拒绝他,可是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个自己叫唤着“他是你弟弟,他不可能喜欢你的”,然后另一个又嚷嚷着盖过前一个的声音,“用上床来解决问题吧”,不,不,我一只手压下阿尔弗雷德探上腰的手,比兔子还快地逃了。

我根本拒绝不了阿尔弗雷德的眼睛,那真是该死的好看,那清澈透明的蓝是要把我吸进去,溺死在里面。还好,我知道,只要我不去看他的眼睛,我还可以维持这单方面的追求与挑逗很长时间。

事实证明我失败了,无论阿尔弗雷德是否撇清与其他女人的关系我都和他在一起了。那真的是——感觉很好。好到第二天我都无法起床——这小子对自己哥哥真是一点都不留情。

派对上的我俩争风吃醋,大概是我脑子烧糊了我才跟他比谁能把到更多女孩,没想到因为喝啤酒太多我醉倒在沙发上被他扛了回去,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腰间急骤般的疼痛让我压根懒得下床。

顺便我想吐槽一下他做爱的时候,终归是个boy,没说他是baby已经够好了,一个劲只知道横冲直撞,偶尔对待我和女人亲昵的方式好像没有转换过来一样。不过能从下面的角度看到他染满情欲的脸,也是一种满足,他真是该死的火热。

我们在一起后开始尝试做情侣该做的事情。游乐园是我最喜欢的地方,这里有各种孩童时的回忆。我带着只属于我的阿尔弗雷德,进了鬼屋,坐了摩天轮,玩了过山车,在过山车垂直九十度往下冲刺的时候这个不计后果的小子居然猛地吻了我。唇撞得真疼,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带着他去镜子迷宫故意看到他撞到玻璃。

我们啃着游乐园里的大鸡腿,把可乐吸得直响,又去坐了很多趟旋转木马。第一次他和我坐马车那摇得速度简直可以让我们睡过去,我就嘲笑他就是得天天需要我这样哄才能睡着,他不满地撅起嘴鼓着脸怪我又把他当弟弟看。

我说阿尔弗雷德我带了你那么多年,做事不由自主会以哥哥为第一位为他着想,他不耐烦地打断了我,非要把我抱起来坐正在移动的马,周围人视线全都落在我们俩身上,要不是在公共场所我肯定把他打到被窝里。

他就喜欢做这些招人目光的事,却又毫不在意。小鬼的做法。

我和男人之间的暧昧会使阿尔弗雷德不爽,单单和弗朗西斯他们几个在一起就足以老远感受到阿尔弗雷德吃人的目光。可是阿尔弗雷德与女人纠缠在一起我也有同样感觉。人嘛,在世界上活得图个开心就好。何必要认真对待这份感情,最后受伤的肯定是我亚瑟·柯克兰。

这场游戏,谁先认真谁就输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产物…退圈了就不打tag了

       
评论(5)
热度(51)
©lut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