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亲爱的泰勒斯小姐。

KKBB

 

 

 

 

 

 

——事实证明,琼斯家的人都很难搞。

 

 

 

 

 

“所以说为什么只有一间标准单人大床?”绿眼睛的英国人坐在皮质沙发上保持同一个姿势已经很长时间了,和另外一个同样坐在沙发却时不时动来动去的蓝眼睛姑娘不一样,一边是艳阳高照,一边是阴雨绵绵。

 

艾米莉俏皮地朝刚出浴室浑身雾气、正擦着自己头发的美国小伙眨了眨眼睛,表示希望他来回答这个问题,阿尔弗雷德看到自家妹妹一副看戏的表情,也就硬着头皮安抚这个不悦抱怨着的英国人。

 

“嘿,亚瑟,别这么沮丧。我们急急忙忙选的旅馆,没想到嘛。”他健硕的身体还冒着湿热湿热的气息,然后阿尔弗雷德嬉皮笑脸地往亚瑟身上凑。那双蓝眸因为没有戴眼镜的原因现在格外清晰明亮,“别忘了我们置身于危险之中,这样也有个照应。”

 

“哦,照应。难道我们晚上该一起睡觉?”亚瑟一边向旁边歪了歪身子躲过阿尔弗雷德的亲近,怪里怪气重复了这一句话。

 

“我可以睡沙发。”

 

“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你的妹妹一起睡觉?!”

 

“放心,艾米莉只把你当朋友。而且——”美国小伙打了一个响指,“你是gay,跟你睡的我才是最危险的。”

 

“并不是这个问题!”英国人气急败坏地回答道。

 

“好了先生们,我们一会在争论这个话题,我现在只想叫份外卖然后去洗个澡。”艾米莉站起身来,边走边脱衣服,先是外套,然后那个穿相当于没穿的比基尼,后背纤细又性感,亚瑟气恼地把视线移回到电视机上,阿尔弗雷德则是吹了一个口哨,在颧骨泛红的英国人耳边吹着气。

 

“我想我脱光比我妹妹更有看头。”

 

“闭嘴阿尔弗雷德,不然我就夹断你的手指。”

 

“哇,那感觉真疼。”

 

 

 

“你们真的叫了外卖?”当亚瑟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整个房间都是一股子汉堡的味道,他因为在本来就缺氧的浴室(在琼斯兄妹用过后)待了太长时间,出来的时候脸红扑扑的,以及身上只有一件干干净净的浴衣,白皙的皮肤在热水的冲刷下泛粉,湿漉漉的发尾还有水珠。琼斯兄妹从沙发上齐齐转过头来——并且他们都有着同样咬汉堡的姿势,两双一样的眼睛直溜溜地盯着亚瑟,这让英国人一下子尴尬到恼怒骂了回去。然后阿尔弗雷德扭过头来,即使是在咬汉堡的情况下,艾米莉依旧懂得了阿尔弗雷德对他故意夸张无声的字句。

 

(GAY)

 

然后亚瑟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一样,视线死死落在这两人身上。两个人被盯着不知所措,互相看了几眼又无辜对上英国人怀疑的视线,意思是:我们什么都没说。

 

亚瑟收回目光,穿着白色宽松的浴衣在桌前晃呀晃,故意挡住琼斯兄妹看电视的视线,本想引起对方的不满,可没想到两个人不约而同盯上他露出的肌肤,这简直是在引狼入室!亚瑟再次恼怒,一把抓起桌子上的可乐猛吸几口。

 

“嘿!那是我的。”

 

“哦。”他更猛烈地吸起来,发出那种阿尔弗雷德平常喝可乐会发出的巨大声响。

 

“啊,其实是艾米莉的。”

 

“噗——”

 

“Just kidding.那的确是我的。”

 

 

 

 

 

折腾了半个晚上,现在亚瑟主要想的是一张大床如何分配,然后他看见琼斯兄妹很理所当然爬上了床,且两个人都完全不把他当外人看一样,艾米莉可能连那个仅剩下的内衣都不想穿了的样子,哈欠连天倒头就睡。美国小伙也是早就去下了眼镜,说了句晚安。

 

“喂?你们睡一起?”

 

“要一起吗,老亚瑟。反正我们从小一起睡了十几年了。”

 

“……我睡沙发好了。”英国人果断拒绝了这种如同3p搞在一起的睡法。

 

“那晚安,甜心。”

 

 

“别恶心我。”

 

 

他躺倒在硬硬冰冷的沙发上,不高兴地嘟囔,心里还有点委屈。在那不久之后,他沉沉地睡着了,他发誓,如果当时他猜测到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他是绝对不允许当时自己的睡着的。

 

 

 

亚瑟是个挺平凡的普通人 莫名被牵扯进一个谋杀案中然后莫名和琼斯家兄妹纠缠在一起开始逃亡 想想看这三个人在一次真是可爱啊……什么时候把这个填完好了 也许是一个米米英(不)真是辛苦我们的英sir了(笑)

评论(4)
热度(38)
©lut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