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亲爱的泰勒斯小姐。

关于吃醋撒娇的帅米……




@恹 毒毒要的段子w




“我看到了,”对方一步步靠近,不高兴地摆出跟平常那个傻白甜美国完全不一样的神情,“你在会议上,和、法、国。”




“都说了是法国非要找我聊……”英国苦恼于怎么安慰此刻真散发出一股子压迫之气的美国青年,本能地稍稍退后了几步,却没想到已经靠在会议室的门上了。




他如果想快速解决现在这个状况的话,选择利索地打开门逃跑就可以,然而之后美国定会找上门来,受到的苦头一定比现在更多。预想中的阴影笼罩住了思考中的英国,美国将他抵在门上,腿就这么理所当然地插入他两腿之中,凭他那个无脑使出的力气,铁定自己还是不要反抗比较好。于是英国继续听他说下去。




“我注意到,俄罗斯那个家伙也在笑眯眯地看着你,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能这么好了。”




天哪,这家伙还嘟嘴巴,是小孩子吗?




英国按按太阳穴,然而美国却把这个小动作当做是英国为了躲避他的问题而刻意做的,他粗鲁地拿开了他的手,额头抵着额头地与英国对视,做出凶狠无情的样子。




英国觉得他必须要解释什么出来才行,可惜自己恋人帅气且孩子般稚嫩的脸庞此刻充斥着他整个脑海,这家伙有时候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可爱……亚瑟透过阿尔弗雷德深蓝的眼瞳看到了不淡然的自己,立马重新镇定下来,以一种对恋人无理取闹惯了的语气申明——




那不过是俄罗斯想出的新的小把戏,他们现在的状况完全是由那个家伙一手造成的。




美国却像在气头上,一副“我不管我就是世界第一老美”的样子,死死抵着英国不放,直到他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阿尔弗雷德——”他正准备训斥这个无力的小子。




“亚瑟……”他把头埋进他的颈窝蹭了蹭,“不要生气……”




湿润的热气打在自己敏感的脖颈,有些痒痒的。英国就这么“母性大发”,手顺势在他后脑安抚性摸摸,是恋人有温度、柔软的金发。




“别以为撒娇就能瞒过我……”虽然嘴上这么说的,但英国脸上的红晕出卖了他。




“我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亚瑟的哦——免得下次你依旧这样。”




“那你要怎么样啊,小鬼。”




“说:我的恋人是世界第一帅气的英雄——我爱他之类的就放过亚瑟哦!”




“什么幼稚的话!绝对不要!”




唉,谁让自己爱的这个人是世界第一“幼稚鬼”呢!

       
评论(4)
热度(92)
©lute.
Powered by LOFTER